2016年5月1日 星期日

2016年4月手帳(Traveler's Notebook,TN)

總覺得愚人節都還沒玩夠,四月就過完了。
這個月微妙的有點TM一直線或者說FateGO一直線的感覺。


0401。
愚人節當天最讓我感到被愚弄的事情,莫過於替換壞掉的筆電……花了整個晚上在處理這大工程(抹汗)。


0402~0403。
整個週末都在看《ナオミとカナコ》,我會被這兩個要殺人卻連監視錄影機都沒仔細考慮的菜鳥氣死……天啊你們是盛產推理小說的日本人耶!表現得這麼菜可以嗎!(喂)


0404。
到底要怎樣才能像リヨ老師一樣把人物畫得又逼機又可愛……

0405。
這天有三個朋友生日,然而活到這個年紀,似乎大家共同的生日感想就是一點也不想面對自己的生日,以及都到了這把年紀仍然一事無成的現實了。
(雖然隱約也知道這種想法有一部分是被媒體操弄出來的……)


0406。
都讀冊的錯害我腦衝買了《第二性》(牽拖),很喜歡波娃在引言這段話:
大家都同意人類之中有女性;女性人口大約占人類總額的半數,從古到今皆然;然而總會有人跟我們說:「女性特質都快喪失了。」總會有人積極勸說:「要有女人味,要當個女人,要變得像女人。」那麼,這意思是說女人不見得是女人;她必須擁有那種神秘不可言,並且瀕臨消失的女性特質才算數。女性特質是由卵巢分泌的嗎?或者它是釘在柏拉圖天空上觀念世界裡的東西?是不是只要讓它套上花花俏俏的裙子就能落地為實?雖然有些女人意興高昂,竭力讓自己帶有女性特質,卻從來沒有人立下可依循的典範。
真該讓那些整天嚷嚷女人就該怎樣怎樣的所謂兩性作家看看這段話。

0407。
南夜紀念日。言論自由日。
這天過得相當痛苦,好幾次質疑自己為什麼要想不開去看新聞。


0408。
正在玩《Fate/Extra》,雖然我好喜歡好喜歡好喜歡無銘,但這遊戲性怎麼有辦法設計得這麼單調,TypeMoon爭氣點啊。

0409。
做了朋友選擇安樂死的夢,醒來想很多……


0410。
從朋友那裡一路推廣過來的偽娘漫畫,明明只是個男性向的肉漫卻這麼好看肯定搞錯了什麼吧!

0411。
FateGO出了我心心念念的阿龍禮裝,仔細一看石榴上面還畫了蛆!太懂!雌鳥大大我要一輩子追隨你!


0412。
心情不好就是要聽惠婷(雖然《成人世界》讓我有點失望……)



0413。
抽到黑阿貞之後更想寫衍生了,但原作在這邊的設定還是一團混沌真的讓人好痛苦啊。


0414。
我本來想說,某程度而言可能應該要感謝Law-In-Shit,他讓許多臺灣人的想法前所未有地和法律人站在同一陣線,但仔細想想PD的碎碎唸就又覺得,啊,不對,很多法律人根本就可恥地站在LIS那邊。

如果說臺灣人是亞細亞的孤兒,臺灣的性少數族群就是連在孤兒院裡都被霸凌的小孩了吧。


0415。
抄的詩出於PTT的person1204,總覺得除了這首詩不需要再多說什麼了。
羅瑩雪就這樣請辭實在讓我很不是滋味,像是看了一本餘韻很差的小說。

0416。
想試著畫畫看Mucha那種裝飾風格強烈的框,但用圓規畫完那些圈圈我就累了,實在是缺乏美術天份……


0417
いつだって「希望」は、弱者の側から生まれるものなんだ。
待て、しかして希望せよ。

#笑什麼笑你也是羅瑩雪。


0418。
去郵局匯款時,櫃檯的阿姨問我受款人欄的伴侶盟是什麼樣的組織,於是花了十五分鐘和他聊了一下。感覺上他其實沒有這麼贊成,也覺得臺灣不會過多元成家三法中的任何一個,但可能因為他的小孩想要這樣的法案,所以他也沒有直接地反對。

最後離開時,阿姨說你們要繼續努力。——我其實很少接觸像這樣貼近印象中「一般大眾」的人,說不上來是什麼感覺,但走出郵局時我覺得很感謝阿姨的小孩。 

雖然我很討厭臺灣人的情→理→法排序,但有時還是會覺得這種盲目的特性如果善加利用,應該可以收到意想不到的巨大成效吧。 

0419。
「每個不覺得自己有歧視的人都會跑去翻Wiki然後繼續不知道自己哪裡歧視XDDDD 」
犬五說得太對了。
歐老師也說得太對了。


0420。
感謝一路走來每個刑法老師講到妨害性自主罪章就會爆氣大罵,這個世界上還有這樣願意全力指正普通一般人錯誤認知的人,真是太好了。

每年這天就要抄一次davidkid的〈玫瑰少年〉,但真希望有一天可以不必再抄這首,而是像月底告訴冠華黑箱課綱被撤回那樣,也告訴永鋕我們做到了。


我覺得冒犯到別人有兩種情況:一個是行為人不夠敏感/同理心不足,所以在行動之前只會想到「哇這樣做超COOL的你們說是不是」,而沒有考慮到這社會上也是存在有不喜歡這種事情的人,或甚至在得到了「我不喜歡你這樣做」的反應後仍舊是「為什麼啊?這不是很棒嗎?」至於另外一種情況是,行為人從頭到尾都非常清楚這樣做會讓哪些人不開心以及他們為什麼會不開心,但他就是想要往這些人的痛腳用力踩下去。 

雖然兩種人都有討人厭的地方,但硬要選的話,我比較喜歡第二種人——因為他們是很清醒地知道自己在幹嘛,就算是惡意,那也是一種很清楚的惡意,太清楚了所以反而容易處理與面對(而且我無法否認我自己有時候也會做這種事);但第一種人我覺得就是一種……平庸而且混亂的邪惡,因為不夠纖細不夠敏感不夠有同理心,或者乾脆就是沒在用/懶得動腦思考,所以這種人非常難以溝通,就算說破嘴他們還是不懂,只會覺得你幹嘛大驚小怪,這麼嚴肅幹嘛啊?


0422。
鄭捷案的判決理由實在有點屈服於民粹的不負責任,而且總覺得此例一開,有機會在刑罰論上製造出一個巨大的漏洞。

恐龍法官這稱呼真是太不貼切了,被罵一罵就置法理於不顧隨便轉彎,應該改叫白海豚法官啊。 


0424~0425。
TN十週年紀念鐵盒到了!
旅人店鋪附了一隻超可愛的自動鉛筆給我,但我總覺得自己不會用這麼可愛的東西OTL


0426。
雖然我的女神昭如就是基進女性主義學者,但我還是要說我最受不了(部分?)基進女性主義的一點,就是覺得性交易合法化絕對會(只)壓迫到女性這一點。

某方面而言,太強調性壓迫的結果就是看不見性以外的其他東西。


0427。
輪到我煮菜所以做了前陣子好像很紅的整顆蕃茄飯,但起鍋時老媽倒了山一樣多的甜辣醬下去,實在吃不太出來飯本身到底什麼味道。

0428。
看完朋友寫的小說後回了心得給他,不是骯髒的大人贏得最後勝利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0429。
小說手稿,我只是想曬小海魔(喂)。


0430。
《Fate/Accel Zero Order》的劇情怎麼可以這麼虐又這麼讓人想入非非,虛淵玄的血到底是什麼顏色的啊!(痛哭)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